您的位置:首页>>推荐企业>>技术服务业如何“点智成金” 须跨越科技转化“死亡之谷” http://www.idocking.com

推荐企业

技术服务业如何“点智成金” 须跨越科技转化“死亡之谷”

编辑:竹子   来源: 经济日报    发布时间:2019-09-20   浏览次数:662字体:


       从科学研究到产业化、商业化过程中存在着巨大断层,专业技术服务应运而生。当前,虽然我国技术服务业逐渐形成了一定规模,但科技成果转化成功率仍然偏低,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高素质技术经纪人、创新机制的技术转化服务机构是未来发展重点——


  随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实施,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对技术服务业发展提出了新的时代要求。


  近日,由中国科协和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共同主办的“新时代技术服务体系建设论坛”在北京举行。专家学者为技术服务体系建设建言献策。


  须跨越科技转化“死亡之谷”


  “把实验室中的科学研究转化为能够提高生产力的技术产品,这中间有个‘死亡之谷’。”中国科协党组书记、中科院院士怀进鹏表示,所谓“死亡之谷”是指从科学研究到产业化、商业化过程中存在的巨大断层,是企业家和科学家容易忽视,但都是社会各方必须着力解决的关键问题,技术服务应运而生。


  当前,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市场化、专业化技术服务体系,并培育了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技服务机构和服务平台。


  “比如,欧洲企业联盟精准对接中小企业需求,提供技术转移、商业合作和科研经费申请等三类服务;全球知名的麦肯锡公司拥有一支具备复杂知识结构和丰富实践经验的复合型服务团队,作为从事技术服务的根本保证。”中国科协书记处书记宋军介绍,目前国际间的技术服务呈现六大特征,即服务主体定位清晰、风险投资高效聚集、服务领域细分专业、人才队伍素质一流、盈利模式不断创新和国际化程度普遍较高。


  40多年过去了,我国技术服务体系也日趋成熟。“技术供给质量不断提高,各类主体共同参与,形成了政府主导、市场配置资源的良性运行模式。技术服务在融通创新资源、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方面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宋军说,截至2017年末,全国已有国家技术转移示范机构453家,促成技术转移项目11.7万项,成交金额近1780亿元。


  “技术服务是各类参与主体的黏合剂和催化剂,推动科技创新成果高效转移转化,既能扩大研究机构的有效供给,又能刺激企业的现实需求。”宋军认为,技术服务水平已经成为科技体制改革中的重要竞争力,为推动技术产品和企业深度融合提供了支撑。


  怀进鹏表示,技术服务与技术创新同等重要,当前亟需推动新时代技术服务体系建设,并提升技术交易能力,坚持科技创新和体制创新“双轮驱动”。“在数字经济时代,我国与发达国家同样面临发展机遇,我们的后发优势将主要体现在技术服务和技术转移能力上,即技术如何更有效地为经济转型、产业升级和社会发展作出贡献。”


  科技专业经纪人“一将难求”


  当前,随着科技创新密集活跃和市场发展壮大,我国技术服务业逐渐形成了一定规模。然而,我国科技成果转化成功率仍然偏低,约为10%,远低于发达国家30%至40%的水平。与会专家纷纷表示,由于缺乏高素质人才队伍支撑、集聚效应不够突出、产业链发展尚不充分……面对巨大市场机遇,我国技术服务产业总体水平仍有待提升。


  “要么技术找需求,要么需求找技术,但对企业真正需求什么,往往缺乏专业梳理和深入挖掘。”广州汇桔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饶学谦认为,现在很多项目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导致资金使用效率不高,费时又费力。“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不是简单的一次对接撮合,而是要打造全产业链,需要能提供精准服务的孵化器、建立技术转移经纪人体系、提前布局知识产权等。”


  “制造业的高精尖技术成果很难从高校里走出来。”清华大学天津高端装备研究院副院长张向军更关心技术转移转化过程中的专业人才问题,特别是在前沿科技领域时常会遭遇“一将难求”局面,“从前期的知识产权申请、保护,到生产过程中的管理、对接市场,都需要具备从技术经纪人到职业经理人的专业人才队伍”。


  在张向军看来,如果科研团队能够培养出“全才”,科研成果才能更好走向市场;如果没有这样的人才,就很难走出成果转化的“死亡之谷”。他建议,要把高校作为前端复合型人才培养组织,同时将新型科研机构中的技术经纪人转化效果作为考核指标之一,引领新型科研机构注重建立技术经纪人机制,向优秀指标迈进。


  中科院理化所产业策划部部长、中科先行(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彦奇认为,真正的技术经纪人是学不出来、考不出来的,“国际上高级技术经纪人大部分是科研出身或者创业出身,我们可以采用行业内部推荐和认证方式培养技术经纪人”。


  打通走向市场“最后一公里”


  科技与经济“两张皮”,一直是老大难问题。“一方面,近年来科研成果越来越多;另一方面,企业转型升级却‘无米下锅’,到处找技术,可找来的技术从实验室到产业化周期很长,缺的就是中间环节。”粉末冶金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才让说。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李斌表示,在技术转化过程中,中试风险很大,这个阶段获得资金支持很困难。这往往会让科学家在迈出实验室、走向市场时打起“退堂鼓”。


  为了打通从技术到产业的“最后一公里”,中科院理化所成立了中科富汇理化天使基金,着力解决科技创新链中试孵化资金“断链”的瓶颈问题。


  “我们提出‘嵌入式’合作,以协议或共建实验室方式,把研发活动嵌入企业产品创新体系中。”张彦奇向记者介绍了东宝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转化案例。“过去东宝只做明胶原料。为了向下游转型,打造综合性生物医药公司,东宝与我们共建胶原蛋白与明胶生物工程应用研发中心,共开发了十多个项目,去年有两个项目单品销售收入超3000万元。”


  协作攻关,既能征集到企业真实的技术需求,也能加速成果转化进程。从2018年开始试点到现在,江苏省产业技术研究院已与近40家企业共建联合创新中心,“这个中心不从事研发,而是开展战略研究,提炼出企业愿意掏钱的关键技术需求”。该院院长刘庆告诉记者,联合创新中心已征集提炼了125项技术,技术订单总金额突破6亿元,“企业作为创新主体提出技术需求,并愿意为突破该项技术提供资金支持,从而形成了自下而上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和服务。”


  “技术服务绝不仅仅局限于单个领域,未来技术服务内容将更加丰富多元。”中关村管委会党组副书记翟立新表示,随着学科之间交叉融合程度不断加深,新技术迭代升级也为各行各业提供了丰厚土壤,借力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新兴技术的成熟应用,技术服务跨界合作将有更广阔空间。(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郭静原 实习生 程曼诗)